杂食,懒,蠢,不懂说话,见谅

*脑洞备档

*单纯想写黑鹤

*大概有剧情吧

*没有写完

*私设有,私设有,私设有

*ooc ooc ooc【重要事情说三遍】

*小学生文笔不好吃都是我的错【泪】




       迷雾仍未散尽。

       对面那边仍是浑浊得看不清楚。只有三日月一人闯入敌军深处,地方将领的所在位置。

       “哟。”有熟悉的声音和他打招呼,“好久不见了啊,三日月大人。”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语气称呼,从黑雾的另一端渗透过来,渗进三日月的心里,那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自得知鹤丸在此碎刀的时刻以来萦绕在心的那丝不祥,应验了。

他隐隐约约看到迷雾的另一端,是陌生的漆黑。

       “鹤丸?”他从唇间挤出这个名字,他实在不想在这种情况下确认他的存在。“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哈哈,如三日月大人所见,我只是按自己所想的,稍微的改变了历史。”他的语气轻快,似乎这只是一件很小的事,就像平时捉弄了短刀,戏弄了审神者,下一句就是大笑着问“吓到了你了么”一样。

       缠绕在他身边的迷雾逐渐散去。三日月得以看清他的样子。

       真是如平时的他所愿的那样。让人大吃一惊。只是个这个驚嚇不会给三日月带来任何的惊喜与快乐。

       此时的鹤丸国永,或许已经不能称呼他为鹤丸国永,纯白的连灰尘都不得沾染的衣衫和银白的灼目的发丝,此时都已变得漆黑。

       已然失去所谓鹤的纯白。

现在出现在这里的,就只有一个浑身充斥着死亡气息与血腥气味的不祥的乌鸦,紧靠着主人的墓碑。

       “我这副样子吓到你了吗?”这么说着的鹤丸,伸手揽着那块简陋的石碑,漆黑的振袖垂在地上,他已经不会在意尘土会弄脏他的衣服了。

       三日月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用那双藏着月华的眼睛看着他。

       “嘛,我也不打算回去了。”鹤丸更加贴近了那块石碑,苍白的指节摩挲着粗糙的表面,“你也应该知道了吧。你的鹤,已经在这里,和主人一起睡着了。”

       他的眼睛是红色的,空洞的。

       灿金已经不见了。

       “当然,我也不会让任何人来惊扰长眠。”这么说着的鹤丸站起来,握紧腰间的刀。

       三日月并没有做出要防御的姿势。甚至连刀都还留在鞘中。

       “太慢了。”鹤丸的声音低低地传来。他的速度太快了,一瞬间三日月的余光只扫到从下方突袭来的刀光。

       三日月举起刀鞘恰巧挡住那致命的一击,发现刀刃所瞄准的地方指向自己的脖颈。

       而鹤丸也并没有用力使出这一次挥击,看起来残破的刀刃只是轻轻的与刀鞘撞击了一下,就立即被主人收了回去。

       “回去吧。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


因为没写完所以tbc大概?


2015-06-07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