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懒,蠢,不懂说话,见谅

*社会人三明x小提琴手鹤


*短打,非常短,非常渣


*半夜鸡血产物



       三日月想起那天的小提琴手蹲在地上一手撑着脸笑着看着他,金色的眼睛明亮狡黠。“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先生。”


       唉。他想到再也见不到那天的小提琴手时忽然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多可惜呀。他的出现就像个美丽的邂逅,轻易地夺取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然后又不负责任的擅自消失。


       他让人觉得就像一只猫,四处流浪讨人怜悯,又像高贵的鹤一样追求着自由。矛盾在他身上结合得天衣无缝。三日月想挽留他却又不敢。


       “我想看看,以我自己的能力,在这一年内,最远能走到哪里。”鹤丸国永背着他的琴站在他的面前,他没有去看他的眼睛,只是知道深蓝的夜空中仍高挂着金色的弦月,温和的月光洒遍所及之处。


       三日月只是透过衣领看着他的金色项链。“那么去吧,”他笑了笑,“鹤总该归巢的。”“你就不怕吗?猫走丢了也许就再也回不来了。”


       “哈哈哈,或许吧,不过我觉得这只猫不会走太远。”他执起鹤丸的手,一个吻轻轻地落在分明的指节上。









*再立个flag我想写全文。【x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