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懒,蠢,不懂说话,见谅

*特工(还是杀手?反正看起来很屌就是)paro


*鹤丸和一期是搭档


*私设有


*ooc有,bug有,描写不到位体现不出场面感有【土下座


*非常短,没有头尾,如果有好故事想延伸写






       “鹤丸殿下,我不习惯用枪械。”一期一振苦恼的看着鹤丸交给他的格洛克,顺手接住了他抛过来的几个弹匣。


       “不习惯也没办法,毕竟室内战中小型枪械更占优势。”鹤丸一边说着一边把匕首藏到自己的袖子里,填充弹匣后上膛,发出清脆的声音,“你怎么和三日月老爷子一样这么推崇冷兵器啊……不过,你很快就会见识到哪个更好了。”他金色的瞳中闪着兴奋的光,嘴角上扬,仿佛整个人都期待着沐浴在这枪林弹雨与热血中。


       “大舞台就要开始了!”电梯即将下到预定楼层,一期一振仿佛听到鹤丸咬得牙齿咔咔作响。


       “叮——”电梯门打开了。


       接踵而来的是饱和攻击——无死角,全面的扫射,电梯里的人理应没有存活的可能。


       但是没有流动的血液,没有预料中的刺鼻腥味。


       没有尸体。


       然后是突如其来的安静和相继更换弹匣的声响。


       却又是突如其来的枪声大破这违和的安静。


       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面前。鹤丸握着手枪一边射击一边前进,而后出现在他身后的一期一振帮他射倒周围企图攻击他的人。


       百发百中。


       即使是不习惯也要做到熟练。他们被这样要求着接受了最严酷的训练。


       某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仍不放弃的扑向警铃。此时弹匣已经打空。


       “鹤丸殿……!”一期一振惊呼出来。警铃被拉响的后果,不用脑子想都明白。


       一期一振还没说完,鹤丸的袖口一道寒光闪出,他便听到了男子的哀嚎。


       匕首精准的刺穿了他的食指肌腱,将他的手钉在了警铃的下方。


       “Clear.”鹤丸回头笑了笑。


       一期一振的目光却撇向下方,从他的背后抽出太刀(因为任务他只能把太刀藏在西服外套下),用刀刃挡住射向鹤丸的子弹。子弹迎着锋利刀刃分开飞向两边。然后举枪,对准伏在地上保有余力射击的某人开枪。


       “Clear.”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