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懒,蠢,不懂说话,见谅

*学paro

*三明年下

*ooc,ooc,ooc

*本应该是七夕的产物不过我的拖延症【土下座

*未完,也未定稿,因为开学了所以我打算慢慢写……

*ok?





*

       三日月宗近准备着新生讲话时,理事长原本充满期待地望着他。可是当他接到一个电话后,他的脸变得通红,眼睛因为生气而瞪大,眉毛往上冲,三日月依稀听到他零零星星的几个词。“鹤丸国永”,“又”,“打架”。

       三日月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同时也很讨厌打破规矩的人。

       所以他一开始就对“鹤丸国永”这个名字不带好感,甚至还有点厌恶。

       理事长因为“鹤丸国永”打架的事忙得团团转。三日月不知道为什么,理事长要为一个快要毕业的坏学生如此操心。

       后来才知道“鹤丸国永”是五条财团的继承人。

       其实要说来三日月家也坐拥着三条财团,只是他本人比较喜欢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取想要的东西罢了。

*

       第一次见到鹤丸国永的时候他正蹲在离学校不远的小巷子里,喘着气用手背擦掉嘴角裂开流下来的血。更里头几个穿着邻校校服的学生横七竖八的靠在一起。这么阴暗的角落,几乎没人会注意到这里。

       只能说是鹤丸国永本身的某些部分太吸引人了。

       头发。

       他的头发是银色的,还有他的皮肤异常白皙的,在黑暗里就像一束光。让人不自觉地要把目光放在他身上。

       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扭过头看到站在灯下的三日月。他疲惫地扯了扯嘴角,算是牵起一个笑,和他打了声招呼。

       “哟。”

*

       三日月并不想和他扯上什么关系,挪动着灌了铅一样重的双脚,后退着离开这是非之地。

       这是明智的举动。

       视野里白得似乎发亮的鹤丸国永倚着墙要站起来。他用力地攀住墙壁粗糙的部分,却又无力的坐下去。

       “介意帮我一把吗?只要拉我一把就好。”

       只是帮一把手而已。

       三日月走上前握住他的手臂,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太纤细了。纤细得不想一个正常男生的手臂。一握便感受到了骨头的形状。清秀小巧。

       “真是帮大忙了,谢谢!”被扶着的人道谢,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我叫鹤丸国永,你呢?”

       听到这个名字三日月差点松开了紧握着他手臂的手。

       他就是那个打架的鹤丸国永。自己讨厌的那个鹤丸国永。

       “……三日月宗近。”

       对方歪着头想了一会,“你是新生吗?”三日月点点头。鹤丸笑着用另一只手在脑袋上比了比,“我居然比你矮啊。”

*

       按照鹤丸的要求,三日月扶着他走到路灯下。

       “好啦,谢谢你的帮忙。”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串号码,“快回去吧,万一遇上我这种打架的坏学生就不好啦。”

       可我现在没有什么不好的。

       见他还不走,鹤丸轻轻推了他一把,“快走吧,被老师看到你和坏学生混在一起不好。”他这才走开。越走越快。在一个转角回头时看到一辆豪华小轿车停在鹤丸的面前,他拉开车门钻了进去。驾驶座上是一个独眼男人,轮廓分明。

*

       “你和谁打架了?”烛台切光忠首先打破了车内莫名的寂静。难得见到鹤丸这么安静,这事不简单。烛台切猜测着是不是打架的对象变了。

       “还是那群人,他们先找上来的。”鹤丸的声音有点小。

       “然后你还是很兴奋的和他们打成一团了?”

       鹤丸没说话,看来是猜中了。烛台切长叹一口气。“需不需要给你找个保镖看着你?什么时候才能让人省点心?”

       “我今天遇到了一个很好的人。”鹤丸在他就要开始长篇大论的说教之前赶紧转开了话题。“他长得很好看,比我还高。”……看上去是个优等生。

       鹤丸没把后面那句话说出来。因为是优等生,所以更不能去接近。

       “是优等生对吗?”烛台切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他正看着窗外,路灯头下的光影一闪而过重复着单调的频率。

       他不说话。但不代表他没听到。烛台切照顾了他这么久,他在想什么烛台切不可能不知道。

*

       三日月回到家的时间比平时晚了很多。

       但是不会有人指责他。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他。

       他静静地去开灯,打开冰箱寻找可以吃的东西。

       因为是三条家最小的孩子。不会有人期待他,他也不会去期待什么。所以他决定远远的,离开本家自己生活。为了给自己找个更安静的地方

tbc

2015-08-30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