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懒,蠢,不懂说话,见谅

*娱乐向

*无cp

*开学前夕产物你们别在意这是闹着玩的

*ooc,ooc,ooc

*ok?





    已经是8月月底了。听审神者说,现世连着下了两天的雨。空气中全是湿润的白蜡花香。说着她看了看与现世相连的通讯器,长叹了口气。

    谁都可以知道,平时总是笑着的审神者最近总是在叹气。谁都可以看到,她坐在廊下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审神者只是个高中生,顺应政府的要求来帮个忙而已,没有太多的要求,只是求份活着的心安。谁都知道这个女孩子平时有多忙以致一个星期才回来待1天就又匆匆忙忙的踏进结界回到现世。

 

    可是两个月前,担任近侍的一期一振收到来自审神者的消息。现世的学校放假了。

    放假?

    就是休假啦,学校让学生回家休息。

    审神者笑着解释道,踏入本丸之后把为数不多的行李放下,逐个摸了摸短刀们的头。

    因为之前的作战太松散以致到后来许多刀都无法接受现世假期中的出阵强度。

    “那女人是不是恶魔怎么一回来就这么频繁的出阵,骨头都要散架了好吗……”刚从收入室出来的和泉守活动着自己的肩膀。十几分钟以前他刚在市中心的小巷中被一把枪刺到轻伤,在疲劳导致的意识模糊的情况下被围攻至重伤,这才被传送回本丸进行修理。

    关节传来脆响,让他清醒不少,结果在走廊等待的审神者又将几个金色刀装递到他的手上:“和泉守请好好珍惜!这是一期一振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别又弄坏了。”然后又将几个相同的金色刀装递给随后从收入室出来的鸣狐。

    审神者打断了小狐狸一长串带着敬语的谢词,轻推着鸣狐的肩膀叮嘱了什么,把他们再次送到扭曲时空的结界前。

    和泉守表示夜里探索市中心的那段日子简直就是炼狱般的。

 

    后来意识到强行突破市中心是件吃力不讨好的苦差的审神者,把目标转向了墨俣和厚樫山,这时出阵的强度才得以缓和。某天一个背着比自己还长的高的孩子跟在审神者的背后回来了。萤丸的到来让审神者开心了好几天。

    然后短刀们的噩梦来了。

    审神者不再在打刀们的身上下功夫,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短刀们的身上。“不过我觉得还好啦~”乱藤四郎拍拍裙子上的尘土站起来,“每天都很充实就是啦,不过我一想到很快就能帮得上一期哥的忙就会很开心呢!”小夜左文字接过歌仙递过来的柿子,怯怯地道了谢以后小心地咬上了一口。除此以外什么也没说。

    最令人开心的是数日之后锻刀室里出现了一个更令人惊喜的存在。

    三日月宗近出现在了审神者面前。微笑着像她进行自我介绍,含着新月的眼睛打量着这个小姑娘。

    从此以后本丸安静了好久。不必出阵的日子到来了。

    后来厚藤四郎偷偷地去翻了审神者的信,发现刀帐上的刀还没齐。审神者表示不介意,既然天下最美的剑已经到手,其他的刀剑到手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看着她自信满满的样子厚藤四郎倒是有点担心。这样真的没关系吗……某种意义上还有很多人没有到齐啊……

    然后审神者大力地抱紧了有些看起来神色不太好的厚,“我有你们就已经很满足啦,其他的很快就会回来的。”

    后来厚藤四郎表示这个拥抱让他感到很安心。

 

    后来审神者最常做的事就是分配内番,偶尔派几个人去远征。把长到肩膀的头发扎高高的,坐在廊下摇着腿。偶尔和大家一起吃冰镇西瓜。有时因为莺丸不在而感叹没有茶点可以品尝。

    偶尔跟着鹤丸一起陪短刀玩耍,偶尔听着屋檐下风铃摇动的声音度过一下午。

    看似无聊但她自己却表示很有意思很悠闲她很喜欢的日子。

    随着8月底的连下了两天的雨,带着暑气一起消散了。

    “要走了。”

    审神者收拾好自己带来的为数不多的行李。走到廊下抬头看着因为偶尔吹过的夏风而摇曳的风铃。伸长了手想要够到它。结果发现只能摸到底端的纸片。真惨,居然没长高过。

    审神者在一群刀们的注视下提起行李,又叫来原来的近侍一期一振,交代了该注意的东西,说了些道别的话。认真地朝大家鞠了个躬,“那么大家,请多保重。”她背起背包头也不回的走向结界。

    本丸里寂静地出奇。风铃摇动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现世的夏天就要随着一场下了两天的雨结束了,但是这里的夏天永远不会。

    只要她愿意,这里一直都会是绿茵的世界。

    “主君,”秋田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请多保重。”

    她顿了一下,低下头,算是一个回应。然后踏入了结界。

 

 

 

 

 

    确认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结界中之后。本丸炸开了锅。

    “哇这女人终于走了!”


万恶之源【x:


2015-08-3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