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懒,蠢,不懂说话,见谅

*上次那个学paro的第二部分

*开始偏离脑内路线了

*ooc,ooc,ooc

*私设有

*ok?






*

       三日月加热了家政阿姨留在桌上的饭菜。吃过之后自觉地把碗洗了起来。

       这就是为什么一个生活高度不自理的人仍能够独自生活。

       他摊开课本,发现满脑子都是昏暗路灯下那双并不昏暗的琥珀色眼睛。

       “你是优等生吧?被老师看到和坏学生混在一起可不好。”

       那是似乎有些无奈的语气。

       还有那只细瘦得一把就可以握住的手轻拍着他背部的触感。

太模糊了。

       “坏学生”鹤丸国永给他的实际印象与想象中凶神恶煞的小混混大相径庭,除开他蹲在小巷的邻校学生堆里的场面,三日月觉得他一定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好学生。

       一定会友好到让人忍不住去接近。

       他烦躁地合上课本。

*

       三日月借着身体不舒服的理由不去上体育课,拿了本书绕到了学校后方。

       空气中飘散着似有若无的烟味。

       转过拐角,鹤丸正盘腿坐在墙角,一根点燃的香烟被立在地上,缓慢地燃烧着。未散开的灰烬被脆弱的平衡支持着,保持着烟卷的形状。

       一本书打开着被放在他的双膝上。

       他的侧脸宁静漂亮,颈后几缕微长的发蜿蜒着爬进衣领。

       三日月不想动。“或许鹤丸国永没有老师眼中的那么坏。”

       烟灰陡然崩塌。

       “啊,三日月。”鹤丸注意到他了。“怎么?优等生也会逃课吗?真是吓到我了。”她笑着用手托着脸,手肘压在膝盖上。

       三日月在他身边大方坐下。“只是不想上体育课而已。”

       鹤丸掐灭了烟。

       “你呢?躲在这里吸烟吗?”

       “我不吸烟。只是觉得香烟的气味很安心。”鹤丸翻过一页。又拿起整本书刷啦啦的翻了过去。

       看来是没有心情看书了。

       鹤丸把书放在一边,侧着头惋惜地看着自己掐灭的还没烧完一半的烟卷。

       “为什么把烟熄了呢?”

       “万一老师说你吸烟怎么办?”

       三日月没想到怎么回答他。

沉默笼罩了两个人。

*

       “为什么不去上体育课?”鹤丸向他挪动了一点,这个还是个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的距离。

       或许三日月真的如同他看上去的一副高岭之花的模样。不愿意去接触人也不愿意被人接触。鹤丸国永小心翼翼的猜测着。

       三日月还是没说话。他还在想着小时候靠坐在墙下听到邻居家的小孩发出高高的笑声和模拟枪支发出的滑稽声音。惊得祖父养的那只白色鸟儿在笼子里上下扑腾。

       这有什么呢?

       他从来都习惯于坐在干净安静的和室里读祖父给他的书。那些字句生涩隐晦,枯燥至极。

       但他扔不开,不敢扔开。

       “……不知道。”或许自己很渴望和别人的接触,尽管那是不必要的。

       突然一股很大的力道压在自己的脖子上。“看来你需要一个人陪你。你看上去就像一个孤独的小孩子。”鹤丸笑着圈住他的脖子,“那么我就来当第一个陪着你的人好了。”

       鹤丸只是隐隐觉得他的骨子里就有一种孤高。和自己很相似却又不同。如果能打破它。是不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tbc



三明刚上高中所以性格暂时还是比较孤僻,想说经过鹤球的引导会变得开朗的........但是又想写鹤球的开朗本身就很勉强,毕竟还没大理大修所以就先这样[土下座

2015-09-04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