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懒,蠢,不懂说话,见谅

牢骚

有些事不说出来总觉得憋的慌【。】

这几天都想写点故事,于是想到了初中时候一点事。那时想加入学校设立了也跟没用似的文学社,想着【啊玫瑰色的中学生活】脑子一热按着要求写了稿子,当时写的是小说,我还记得大体背景二战后一个邮递员送信给一名女士女士和他叙述起她的伟大的父亲一名士兵的故事。班里两个学霸不知道从谁的嘴里知道我写的是小说跑过来问我想借来看一看。我还记得那天她们看完之后的笑,不知那是带着不屑的【啊这蠢蛋写成这样还想进文学社】笑还是真的觉得我写的东西还有那么点意思的笑。我记得我自己最喜欢的片段就是女士回忆起她父亲悄然离开她和母亲坐上应征的车时的描写,我在想着这个小女孩夜里睡不着却听到了父亲收拾东西的声音听着父亲上楼时刻意放轻的脚步声躲回床上笨拙地装睡她的父亲悄悄吻上她的额头。我还记得初一一次午后的雨,过热的空气中雨水蒸腾的时候,我还想着一个少年目睹了他的哥哥蹲在一个清澈如镜的水洼旁边笑着问他信不信这里面有个倒立世界的时候如人间蒸发一般消失。最后恍然醒来才发现这是一个梦,但是午后的雨在空气中蒸腾他又不相信自己了的故事。还有个中二病的少年每每俯瞰着教学楼眺望着远方时总有一种要跳下去的冲动,和他清秀的邻桌谈话中才回想起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最后从7楼的教学楼上一跃而下。还有个女孩有一天在我的脑子里发出沉默的呐喊,我有想写的故事,却没有足够的表现力。

所以说想到那个笑我还是觉得很不爽。


所以夜里是发牢骚的时间我想重新把这些没有写完的故事捡起来。如果污染了你们的主页我非常抱歉。【土下座】


2015-11-07
 
评论
热度(1)